柳昱.

您安. 99线文手.

【伞修橙】 缱绻 8.7立秋


#8.7立秋##伞修橙#
#时间线是2017年八月 苏沐秋去世两年#
#祝愉




缱绻

又是一年盛夏,门外那棵杨树还是如同几年前一样枝叶茂盛。树荫下依旧坐着几个老爷爷谈笑风生,谈起这棵树以前的故事,一直追溯到很久以前。

一个爷爷摇着扇子,摇摇头,声音沙哑:“人老了,只记得这棵树是个孩子栽的。”

“都十几年了吧…”一位奶奶打断了他,用手抚摸着树干,“当初有个小孩子,说要完成妹妹学校的作业,要在这里栽一棵树。”

“诶,对对。”爷爷点点头,皱眉说自己记性太差了,随后补充着,“小男孩儿长得挺好看,可惜已经两年都没见到了。”

又一位大叔说了句:“也许去别的城市了吧,不过我记得他的妹妹还在这里。”

“是啊…唉,真希望他能早点回来。那么好的孩子,现在可不能再受苦啦。”

“这棵树可真跟他一样,坚韧极了。如今能长到这个地步可真是他的功劳。”

老人们你一人我一句,似乎这炎炎夏日也没有那么燥热。正如他们所讲,每个夏天经常会有人来夸赞这树,尽管不知栽树人。

杨树散发着清香,靠近它会感受到一股温柔的清凉。坐在底下微风拂面,就连蒸腾的热气也退散了几分。

叶修曾经坐在树下休息过,他用手抹了把脸上的汗,天气燥热,他便倚着大树想取得一丝清凉。
莫名引发的温柔感觉,令他一瞬间回想起了苏沐秋。

以前在一起的日子里,燥热的天气,两人的皮肤几乎都是细汗,可当叶修靠着苏沐秋的时候,对方摇着扇子的风总会移到他的身上。

原本燥热的心也会渐渐静了下来。

那是夏日里仅有的一丝温柔清凉。

而如今叶修不会再被热到那种地步。他住在俱乐部里,每个房间都有空调,如果他愿意,可以一天都窝在都是冷风的大楼里。

只是那些藏在心底的温柔,再也找不回来了。

苏沐秋已经去世两年。

苏沐橙已经长成了个大姑娘模样,尽管与她的年龄不太相符,但她已经过了哭哭啼啼的年纪。
虽然已经这样坚持了,但是看到那些有亲人接送的孩子,还是难免会羡慕的啊。

还是难免会怀念的啊。

苏沐秋以前很喜欢接苏沐橙放学,那时候小姑娘还在初中,出校门时已经看到不远处那一抹熟悉的身影,跑着过去抱抱他,苏沐秋会把她的书包拿起来扛在自己肩上,再揉揉她的头发,问她今天乖了吗。

即使苏沐秋再有事,每天的接送任务也是他来。

两年的时间,苏沐橙从出校门四处搜寻哥哥的身影到看着身边是叶修后的温和一笑。
改变很难,但她必须改变。

苏沐秋离开了这个家两年。

门外院子里的花儿也没人再打理了,杂草越长越多。苏沐橙有时候蹲在院子里扒拉着那些小草,就像回到了以前苏沐秋蹲在地上给花浇水的时候。

门外杂草越长越多啊,你何时才能回家。

生活到处都有苏沐秋的影子,他们并不觉得孤单。叶修承担了一切苏沐秋曾经干的事情,尽管冒失得让姑娘忍俊不禁,但是在姑娘微红的眼睛里,她看见了曾经苏沐秋的影子。

他走后的两年。

叶修签约了嘉世,攥紧那张签约书,那天晚上他反复看着那一张纸,目光扫过两行,读出三遍,四处寻找纸笔,斟酌许久在纸上落下五字,将纸对折反复对折六次,静坐在床沿上。那夜,久久未能入睡。

那天他得知苏沐秋的死讯。

叶修完全没有做出其他的举动,眼泪只在背过苏沐橙的那一刻无声落下。

他舍不得走的。
叶修拼命压抑着心里的巨大崩塌感,尝试着安慰自己。

苏沐秋确实舍不得走。
他还有他,还有个懂事漂亮的妹妹。

苏沐橙哭了一天,哭累了倚着墙睡着了。手里还攥着以前的照片。嘴里依然念着苏沐秋。

苏沐秋死后的一个月,两个人的生活彻底被打乱。

苏沐橙临上学的时候还习惯地喊声了哥哥我出门啦,等了几秒没有听到回声,才发现自己再也等不到了。
她默默地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门,什么也没说。

叶修打游戏赢了的时候习惯性地偏头找人要击掌,却发现身旁无人的椅子和黑屏的电脑。

他才发现,再也没人是自己的最佳搭档了。
他的指间不自觉地停留了一下,把目光从旁边那台电脑上移开了。

以往温柔安稳的习惯,到如今竟成了剥开伤痛的利器。

苏沐橙趴在桌子上,回想起哥哥也只是咬着嘴唇忍住声音,她不能因此一蹶不振,她知道哥哥不喜欢她这样。

叶修点烟,仰起头看天空。

去你妈的,你以为我为忍眼泪?
我在看天啊,你不是在天上吗。

叶修揉了揉温热的眼角,还不忘勾出一个嘲讽的笑。

苏沐秋曾经笑着说从头再来。

一叶之秋 秋木苏 沐雨橙风

秋木苏被尘封了两年。
沐雨橙风也被尘封了两年。

一叶之秋还在奇怪为什么沐雨小姑娘和秋木苏这个老混蛋不上线了。他还不知道,他们什么也不知道。

坐在大树底下乘凉的老人们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

乘凉的路上只是诚心感谢栽树人,他们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

荣耀里跟他们死对头的人还在嚣张地要pk,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也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提起苏沐秋这三个字的时候,人们没有多大的反应,甚至有些人从来没听说过。
那个打游戏一流,死妹控,偶尔毒舌但举动温柔的好孩子,逐渐被人遗忘。

苏沐秋已经去世两年。

他的树也长大了。也可以不用他照顾安稳生长。
他的妹妹也长大了,变得亭亭玉立了。
他的挚友也成功了,嘉世二连冠,他变成了电竞界家喻户晓的大神了。

只有他还在沉睡啊。

他不孤单,他能安稳孤枕于南山之下。

他知道有人夸赞他栽的树,他知道老师又夸沐橙学习好,他知道叶修又拿了冠军。

他都知道。

如果硬要说遗憾,那就是无法看着至亲二人展翅而飞吧。无法给自己的妹妹保驾护航,无法参加她的婚礼,无法把她的手交给别人,无法吵着跟叶修继续jjc,无法再次并肩。

他明明每天都在想那些情节。

想着自己的乖妹妹嫁人的时候,他挽着姑娘的手臂缓步向前。
想着和叶修捧起一个又一个的冠军,然后一如曾经的击掌庆贺。

那日叶修写下的五个字,有一字被泪水模糊。

“唯荣耀与你”

那“你”字被染得看不清纹路,可他心里清楚,就算这张纸被时光彻底消磨完全,他也依然能够记起曾经写下的时候,满心崩溃时却涌出的唯一一丝光亮。

苟延残喘。
他伸出手拼命去够,却只是抓住了余光。

这份余光像信仰一样撑着叶修不能回头地走下去,让他告别过去,张开双臂迎接新的故事。

偶尔也会有人提起那个少年,叶修也只是淡淡一笑:

“故人。”

于往事,只弹指。

〔完〕